念秋雨
       
日期:2013-05-03 作者:雷欣宛

雨,下下停停,停停下下。

九月的雨,仿佛有过停歇的痕迹,但终不改那片不离不去的乌云。透过书桌前明亮又黑暗的窗,我好像想起了些什么,或许是有些难以忘怀的事,或许是有些磨灭不掉的人。自己也不敢肯定。但无论怎样,在雨的哀怨中,即使是那些愉快的回忆,也会被捶打的苍白无力。我想没有人会明白雨为什么总是在乌云的怀抱里哭泣,或浓或淡。

这里的雨,摒弃了热带雨林的轰轰烈烈,丢掉了江南水乡的多愁善感,保留下仅属于自己的那份悠远流长。也许雨也爱上了这里“垂杨夹案水平铺”的美景,迟迟不肯归去。殊不知哪天雨悄悄地走了,带走了满眼的“风花雪月”。

城市的雨,大抵是没有江南水乡的有缘,没有田园山间的温馨,没有青山绿野的快活,而雨中更是没有晃动的油纸伞,没有云雾缭绕的梦境,没有湖水小桥的映衬的。但是城里的人们不厌倦雨,甚至爱上了雨。在雨中,人们在水坑里享受自由的律动,尽管满身污水;人们在步行街自由观看橱窗里的自己喜爱的物品,没有拥挤的人群;人们也用各式各样斑斓的雨伞来让自己置身于雨的包围中,听着雨和伞的演奏,在“嗒嗒”声中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是,在另一边,雨下的很有情调。那是一种漫涣的色彩。

郊外的雨,附和着村野人家的炊烟,漫延在头顶。假如我也撑着伞,一个人静默地走在一条曲折的小路上,踩着油膏般的泥土,呼吸着雨散发的别样澄澈的空气,张开臂膀任雨水渗入我的躯体,任凭寒风洗礼我的灵魂,任凭大地抽空我的血液,我便如风一般的轻盈。再抬头,在云雾问寻找那片依稀可见的天空,可能只看得到冰山一角,但是却能从那沉闷的灰色中看到雨的泪滴,一丝一丝或一滴一滴,为谁哭泣。

雨,停停下下,下下停停。我望着辽远的北方,望着不尽的阴暗,望着树的摇曳,望着远处默默老去的人,望着黄昏灯光下泛黄的相片……

满眼阅尽愁,恰似故人逢。问,是否还记得当年九月冷漠悠长的雨?

那年九月,落叶树下,我们一起,用欢笑迎来辛酸的泪水,送走我们的三年。那年九月的雨,既平常又非凡,送走的人,带走了无尽的思念,或远或近。

如今,望着这雨,将曾经用雨书写的情,娓娓道来,或心痛或惆怅。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