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日期:2013-04-08 作者:苟振国

形形色色的世界,文章越来越让人难以读懂.—题记

两年前,我家对面几百米处有一座小山,山上有一片林木,葱葱郁郁的,不失为一片纳凉的好地方,而我也经常去那里玩耍。

回忆那时,山上也颇为静谧,有葱茏的树林,旁边还偎着一小块池塘,池塘清澈见底,饮一口池水,甘甜冰凉,犹如天上的琼浆玉露。池塘边蛙声不绝的传出,和树林里小鸟着风飞舞的声音演绎出一曲云淡风清的高山流水……夏季,成群结队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到这片树林里乘凉、散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伴着夕阳映在山上的一片火红,迎来的则是一夜的沉寂。夏季一过,秋意渐渐兴来,秋风伴着些寒流有些刺骨,地上的落叶顷刻间飘远,山上则是颓圮荒芜的一派枯景,没有人会上上的。冬末春初,阳光明媚,偶尔有对情侣在池塘边亲呢,站在蛙声里的他们似乎要大胆些,而且比电影里亲得真。我只好捂眼离开,继续留在这里会显得不甚正经吧!走这山路比挤马路好,这蛙声、鸟声也比市声更纯,又能治病,诸如头痛脑闷、心神不宁、六神无主、神经衰弱什么的,都能一一治好。不过,据说有些熟人和小鸟、青蛙呆久了,他们几乎都是叫着、跳着回家的,这不免有点…一所以我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去,不多留。

回忆终究是回忆,不免被惊醒。前两日我才回到久别的家中,家里的一切陈设都铺上了一层厚重的灰尘,墙角上也有些蜘蛛网。走到阳台边,俯视着外面的一切,噫!一派荒凉,仿佛沙尘暴刚来过一样。再望望对面那座我童年记忆中的小山,可我失望了,它再也不是那座山了,它老了,它需要离开这世上了!我走到那座山前,只见那里成了房地产开发区,炸山的炮声四起,机械声不断,小山头都被削掉了,只剩下那一片树林和那一块池塘了,其余都是光秃秃的棕红一片,几台推土机正在把土推向凹处。

当另外几台推土机向山上那片树林进发时,我注意到了,小鸟们站上枝有,青蛙们左蹦右跳,穿梭于草叶间来到树林边,它们圆瞪着眼睛注视着推土机的攻势,虎视耽耽,充满敌意,仿佛一支敢死队面对入侵的坦克,它们是手无寸铁的卫兵,它们没有庞大的身躯,却想对付这钢铁履带,保卫家园!

当推土机一步一步靠近时,它们没有逃避,没有畏惧,反而跳到履带下面,企图以弱小的身躯阻挡这灭顶之灾。这是壮举啊,惊天动地,但终是螳臂挡车,一个青蛙王国就这样覆灭了。同样的电锯一挥,随着一棵棵树的倒下,小鸟们四处逃窜,有些则飞到推土机上啄那履带,可它们太渺小了,它们的壮举也显得渺小,几乎看不见。一切都那么迅速、干净,不留下任何污垢!

突然,一只小青蛙从土缝里艰难的爬出,它简直就是青蛙中的皇者。但这一次,它明白了,它终于放弃了抵抗,以一种愤恨的眼神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走了。因它看到了,在推土机后面是一张张狰狞陌生的面孔,正咧着嘴搜寻这山中的藏宝图,随之而来的则是五光十色的城市!

我同情了它一会儿,才恍然听见背后有一工人嚷嚷着叫我离开这里。噫!我恍看见钢筋混凝土植物拔地而起,一棵比一棵高大,当然,这土壤的养分是很充足的。随着那只青蛙踏上了流亡之路,我也走上了回家之路。

我想,几年过后,这里将是一片繁华,什么颜色都会有的,当然,绿色也会以树和草的形式回到这里,但只能作为这座城市的奴仆,而不会是主人。小鸟们则盘旋在这繁华都市的上空,寻觅一块落脚点。而青蛙不会回来,或许是那只伤痕累累的皇者会叫它的子民居安思危罢!情侣们在街头树荫下或在咖啡馆里相会时,不会再有鸟声或蛙声配合他们,而他们也不曾记得或想念小鸟与青蛙。

我想念,想念那山,想念那些人,想念我的回忆……可都市的生活使我不得不加快步伐,与城市站在一起并肩而走,以更复杂更现实的方式去生活,去面对,去拼搏,去创造……

颓然长叹,唯有午夜,泪下沾湿枕襟,剩下的只是那心与心之间的钩斗之声,我只能以无奈的心情告别绿色,告别我的家,告别我的回忆踏上繁华之路,这条路回不去原点,也没有尽头。

我想,或许有一天,我会在街头风餐露宿或者高高在上,应有尽有。然而,最终我还是会用没有绿色的语言执笔写作。

在我看来,或许这就是文章为什么越来越让人难以读懂的原因罢!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