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韶光
       
日期:2013-03-06 作者:罗雪漪

青春路上,热闹熙攘。成长路上,且行且珍惜。

我一路走一路停,也曾张扬过,自以为是过,但好在途遇了很多人,陪我在青葱岁月里猖狂。我从不是个安分的人,我也不愿深埋于尘埃,匍匐于地面,我也不愿意一辈子按照特定方式生活。

“一边是死亡的震撼,一边是生活的琐碎。我们很容易被死亡震撼,然而我们更容易被活着的琐碎淹没”。

你甘心被生活的洪流淹没么?你愿意永远循规蹈矩过完一生吗?至少我宁愿最后在路上跪着死去,也不愿坐着生存。我庆幸我曾选择过我想要的方向,也曾按照我想活的方式认真活过,从来没委屈过自己,说好了上路便不再回头,有怎能怯弱后退。

你或许在十六岁的时候想要一个人去旅行,你甚至已经打点好了行囊,计划着明天就出发;你或许曾离家出走过,惹得全家人心急如焚;你或许不想和常人一样家、学校两点一线;你说你不想呆在同一个地方了,你想逃;你或许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去追逐你想要的,然而却总会在父母老师同学不解惊讶的目光中胆怯,于是这些条条框框束缚了你的脚步,你仍是被琐碎淹没了。不是所有与他人不同之处就是错的,不是所有与世界背驰的就是坏的,趁年轻,勇敢上路吧,你信异想才有日会天开。

我也曾想过,一颗年轻的心到底要经过几番折腾才会归于平静。我曾大肆地挥霍过青春,做了我想做的事,遇了我想遇的人,看了我想看的天,走了我想走的路。年少又哪能不轻狂,总得为心闯一闯。

朋友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决定只身去北京,她走的那天我没能去送她,但接到了她打来的长途电话,她很雀跃,很骄傲,她说北京的天空好明朗,太阳也好温暖。我想,外面的世界的确很精彩,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会踏上北漂的路。我以为她会很顺利,然而一个月后她哭着给我打来电话,她抽泣着,情绪激动,我没有作声,等待她的开口。

“你,你说外面的人怎么这样啊,为什么当着你面一套背着你又是一套啊,不,不就是为了提成么,我是真心相信她们的啊。”

我沉默着,期间也附和几声。这不就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人心叵测么,一个人在外,没有依靠,就得忍受这些,你总要学会成长。

“你想回四川么?”我问。

“想。”她回答的干脆。

“那你会回去么?”

”短暂的沉默后,她开口“不。”

于是一切就有了答案。自己认定的路,无论如何也得走完。想回来却不能回来,年少的心总是会被固执占据。当初自信满满踏上远方的路,骨子里的骄傲怎么带着失望归来?很多很多的人都在逐梦,摔倒过无数次,却又不得不再站起来。年轻,还有一大把时间,大不了揉揉摔痛的膝盖,擦擦流泪的双眼,重头再来!

总是会有那么一些人,不顾劝阻离开家乡。为了心中一直珍藏的梦。他们可能没有豪华的住所,高额的收入,也没有挥霍的资本;他们可能终日啃着面包,在低矮潮湿的地下室里计划着明天的生活。以一种艰难执着的方式在异乡摸爬滚打。哪怕耳边充斥着父母的不解劝说,朋友的担心安慰。他们仍然在自己选择的路上前行。安意如不是说过吗,人生的旅程深邃而幽长,我们对未来一无所知,亦未尝是什么坏事。如果我们一早确知结局,还有多少人敢去赴那茫茫的前路?或许多年后他们仍是一事无成,而故乡那刻着他们名字的树是否依然茁壮?又会是什么颜色涂满窗外那片红色的砖墙?谁还记得当年他们眼中的希望,谁又知道这条路是如此的漫长。

也许年轻本就和遗憾绑在一起。曾经你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怎奈梦想太大,世界装不下,如今你仍然四海为家。值得庆幸的是在你拥有花开的年纪时做了你想做的事,哪怕前路永无光明,你也会在黑暗里浑身带血地咬牙穿行。哪怕世俗禁锢着你的理想,你也会挣脱枷锁奋然前行。每个生命都有形状,来到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没有正确的活法。

曾看过书上写:该哭的时候痛快哭,该笑的时候放声笑,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只求问心无愧。

而我想说,该哭的时候痛快哭,该笑的时候放声笑,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更要对得起自己。

毕竟——

“太多宝贵的,都需要跋涉才可以获得”

“太多璀璨的,越隔着夜色越光芒四射”

但愿你我,

别辜负了韶光。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