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蓬,给我一座盲人影院
       
日期:2011-10-24 作者:钟璐茜

“有一个孩子9岁时失明,常年生活在盲人影院,从早到晚听着那些电影,听不懂的地方靠想象来补充。”
 夏天,在北京旅行。知道了那里有一个盲人歌手,他的名字叫周云蓬。
 他9岁失明,15岁学会吉他,于是开始在音乐旅程中感受世界。19岁考上长春大学,念中文系。23岁大学毕业,唱游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每个地方好像都可以成为他的栖息之地。最后,他定居北京,在那里,出了第一张具有人文气质的专辑——《盲人影院》。
 “他想象着自己学会了弹琴,学会了唱歌,还能写诗。背着吉他走遍了四方,在街头卖艺,在酒吧弹唱。他去了上海苏州杭州南京还有昆明。腾格里的沙漠阿拉普的戈壁,那片草原和拉萨圣城。”
 旋律极为简单,周云蓬低懒却很厚重的声音掺杂着自己的个人经历。
 原以为,有着残缺身体的他会像那些摇滚乐手一样唱歌时紧锁双眉,歇斯底里地呻吟着绝望,像一片枯萎了的花瓣,还没绽放就已经落下。
 可是,周云蓬绝不。他用最简单直白的歌词唱着,就像在诉说着一个关于别人的遥远的故事。干净的声音不带一点悲凉,即使尘埃满目,即使历尽沧桑,也不会苍白无力地诉述忧伤。
 这一程旅途,我们都似蝼蚁一样活着,岂能不卖命,岂敢不偷生?周云蓬却要用朴实无华的吉他和他特有的古典质朴的含蓄把我们从浮躁的城市中拉出来,带我们踏上一个平和安祥的地方。
 “他最后还是回到了盲人影院,坐在老位子上听那些电影。四面八方的座椅翻涌,好像潮水淹没了天空。”
 周云蓬说,鱼忘记了沧海,虫忘记了尘埃,神忘记了永恒,人忘记了现在。
 他说留在他视觉中的最后一幕是动物园里的大象在用鼻子吹着口琴。他始终记得那一个影像,似乎想起了它就看到了那9年短暂的光明。从《空水杯》到《鱼相忘于江湖》,再到《盲人影院》,周云蓬始终制造着一种干净的怀旧气息和宁静明亮的氛围。
 我努力地想象着那座盲人影院,想象着它黑暗的放映机和潮湿的墙,却始终想象不出它会是什么模样。
 周云蓬,盲人歌手周云蓬,背着吉他的诗人周云蓬,给我一座盲人影院,让我也去聆听一场盲人电影,在看不见的放映大厅里想象对白中的故事,好吗?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