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从18岁的天空飞过
       
日期:2011-10-24 作者:钟思思

蓦然回首,天使却在,深蓝天空中。
                                                             ——题记
        18岁,在一串充满阳光气息的笑声中悄悄地流进了血液里。18岁,在黯淡布满灰尘的地面上打起了旋旋。18岁的花,在若隐若现的灯火中开放。
         2005年,我把自己的18岁静静地平铺在地上,随着天使一同无声无息地走了。
         18岁,我在做梦。我在李清照的词中,默默叨念着“凄凄惨惨戚戚”,沉浸在“三杯两盏淡酒”中。天使,穿着洁白的衣服,微笑。我想紧紧地抓住它,落下一大片羽毛。而我在朦胧中忘却了李清照的身影,我仿佛站在大树下,树阴上的点点星光照亮了我的心,斑斑点点,像羽毛的形状。
         2005年,我18岁,我把自己美丽的梦吹向洁白的羽毛,离开李清照,放浪形骸。
         18岁,我在思考。我在苏轼的词中,看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的景象,黯然神伤。天使给了我一根会思想的芦苇,它在风中温柔地摇曳。我渐渐地读懂那柔弱洁白的芦苇刚强的一面,它悄悄地对我说:“生活是棵长满可能的树。”
         2005年,我18岁,我把自己充满希望的生命种在了厚实的土里,离开了苏轼悲凉的吟唱,轻抱琵琶在指尖荡出红色的音符。
         18岁,用尽全力吹熄18根蜡烛。烟,离去。风中留下花开不败,收起泪,两眼间溢出新嫩而晶莹的愿望。天使飞过,带着愿望飞翔。
         18岁,在翠绿的草地上摔破了膝盖。那一双双温暖的手在我眼前堆起了一座城墙,他们的声音洪亮:“站起来吧!”
         18岁,树上留下了伤痕,在道路左边用深邃的眼睛看着,轻轻捧起一片水珠。在阳光金黄闪亮的水珠不偏不倚全落在叶片上,滑落。伤痕渐渐被冲淡。
         18岁,张狂。
         18岁,率性。
         18岁,自由。
         我问天使:你在何方?
         我那18岁的生命在土壤中越发深厚而沉稳。
         蓦然回首,天使在微笑。他拍了拍翅膀,洁白的翅膀,羽毛星星点点落下,像花瓣铺满我18岁的心。
         噢,18岁!
         天使在18岁的天空飞过,留下一条洁白洁白的痕迹。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