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那时
       
日期:2011-10-11 作者:袁伦刚

       当这棵树枝繁叶茂的时候,就是我该离开的时候。
       那时它像现在一样肆无忌惮地疯狂生长着;那时候的它会把那些引以为荣的叶子,绿得一塌糊涂的叶子在风中招摇着,像是在招手亦或是在挥手,而那时的我,是在挥手,是在道别,是在离开……
       河水流得很快,快得带走了时光,可时光又要将我从这若大的校园里带走。既然要走,就留下点什么吧。
       曾经打算在这棵树上刻点什么东西。一道横,几个字或者一个圈。想着想着觉得自己太残忍了,摸摸这斑驳的树皮,仿佛能感觉到它在急促地呼吸,打打自己的脑袋,才明白那个什么瓜,是不怎么甜的。
       想留下什么,就得知道自己有些什么。
       我开始责怪自己,因为我对高中的记忆只有那么可怜的一丁点,加在一起甚至还没有食堂饭菜里的肉多!我后悔那时,怎么没认认真真地去过每一天;怎么没去记下每次铃声后的点点滴滴;怎么没像背历史那样,背下这匆匆的三年历史。如果记下来,怎么也该比韩剧长吧!
       感觉,感觉我的高中生活是个难懂的笑话,是段含混的弦律,是……是在看历史书!第一篇先秦,最后一篇清末,千年的历史“呼啦,呼啦”一下,翻完了。只留下大脑与心中的一块空白,很像学校墙上的瓷砖,默默地,默默地随着时光的走过而剥落,露出灰色的墙面。
       那时的记忆藏哪儿了,丢哪儿了?
      是藏在操场上了吗?那个被四季揉搓得一青一黄的脸。
      是藏在小卖部的方便面、牛板筋、猫耳朵等等一大堆零食下了吧!
      是丢在了疾速奔向食堂的路上了吧!
      还是丢在了校园外?是在三角粑、狼牙土豆等等等等的小吃摊上;是在那些炒菜馆、炒饭店、米线店、面店里;还是被煮进了荤豆花里?
 真的!记忆是个靠不住的家伙!可恶之极!
       所以,我开始紧张,紧张离开,紧张我留在学校的记忆会灰飞湮灭,那时的我将是多么的惨淡。
 转过街角,我撞上了灵感。他拍着我的肩,笑着说:“其实很简单。”
      在教室的日光灯下,我留下奋斗的执着;在体育场里,我留下激情的汗水;在每一个角落,我留下坚实的脚印;在风的帮助下,我的梦充沛了这里。校园里会有我的影子,因为我把影子映在了这里,虽然单薄,却是我的灵魂。
      来到树下,我浇上清水,浇上青春的祈祷。
        当这棵树枝繁叶茂的时候,就是我该离开的时候。
       那时,我的心情又会是怎样?会像是即将离家的孩子心中的那份不舍吗?
      那时,应该会是吧!
      提着行囊,停下脚步,泪眼模糊地转过头,只模糊见得两个熟悉的身影依着熟悉的家门。疾步离开,泪如泉涌。
      坚信会有回来的那一天!
      也许那时,这棵树还这么招摇吧。只不知那时,那时的时光,又流了多久……

 编者按:记得有位父亲在他女儿十八岁生日时,写给女儿一封信,父亲告诉女儿:“再珍贵的珠宝都无法与记忆的价值相提并论。”所以,请你保留这记忆的抽屉,让它陪你度过人生中的低潮,把最钟爱的记忆珍藏其中,一些记忆我曾经和你分享过;一些记忆我将会和你分享;而另外的,也许不用和我分享。真心希望你把回忆珍藏在里面,珍惜我们短暂的学生生涯,珍惜一点一滴的光阴。它们将伴随着你度过充实的一生!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