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归何处
       
日期:2011-09-09 作者:王琴 刘捷


       总是躲在梦与季节的深处,听花与黑夜唱尽梦靥,唱断的有记忆的来路。

       原来那样一次考试竟能让她“欲语泪先流”。
       现在,她已离开了那个班,离开了那个高中梦想起飞的班。奔在留恋与憧憬之间,进行a new cude of life(轮回转世)。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心中有扇泪聚的窗。开学以来便想请教的问题,如今已随时日而淡忘,再加以害羞的封锁,便成了永远的梦。幻觉与现实相交的一刹那,总是令人兴奋又遗憾。那些还没有来得及亲近的桌椅,转眼便成了历史的一角,看似清晰却又朦胧模糊,于是宠辱偕忘,任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数峰无语立斜阳,或许她留给同学们的,也只是一张毫无色彩可言的“白纸”,遗憾与希望同在,当你选择了生的时候,也就放弃了死,当选择死的时候就放弃了生。生命如烟,其间涌动着无尽的黑色暗香,留下不肯愈合的温柔伤口,却总也带不走那些沁人心脾,触手可及的往事。
 家中凶神恶煞的面孔夹杂河东狮吼的恐吓一直跟随着女孩,吞噬着她那本来就支离破碎的天空,最后便黯淡无光,指桑骂槐的“教导”是地上的花瓶碎片,刺得女孩遍体鳞伤。傍晚时分,总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刻,女孩却忍受着揪心的苦痛和无助,一双疲惫的眼总在她归来时悄悄上台,看着带有些许期盼的父母,她心碎了,乱了。在那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倾诉自己早已储蓄好的委屈,却又怎一个愁字了得,风应该往哪个方向吹呢?我不知道。
      是杞人忧天也好,是重新振作也好,都不得不感谢蒲松龄先生的一首诗:“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一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
      于是,她明白了:活着不是为了去压倒一切,而是不为一切所压倒。
       韩剧的深情动人吸引着她,总是与主人公同悲同喜,我不知道她是在寻找感情的慰藉还是寻找发泄情绪的机会。总之,她很投入,《百家讲坛》和《挑战主持人》也是她的最爱,她喜欢历史,甚至愿意相信《穿越时空的爱恋》,她不喜欢那些为了追随梦想,而不顾一切的年轻气盛。我想那个时候才是一个真实而完整的她。

      一层是一种挣扎,一层是一种蜕变,而是蓦然回首的痛楚里,频频出现的是你我的年华。
                                                                                                                                              ——席慕容
       我们应该庆幸还有这些美好的东西陪伴着她,使她不至于独自承受那长夜的孤独,尽管她时常这样。
 哭也徒然,哀也无助,女孩虽托着“人比黄花瘦”的肉身往返于两点之间,却从未停止,她也从未想过要停止。看似掉落的种子却在一瞬间萌芽展叶,枝条环绕,泥土断裂处,还颤着缕缕鲜亮的游丝。

       或许,她只是暂时经历着沉痛的折磨。或许,那颗十五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但只要她不放弃,敢拼敢搏,我想,时间的流逝会掠去这份暂时,还给她一片明亮湛蓝的天空。你看,她已收束起饱经蹂躏而气息奄奄的精神纱羽,收束起被踩踏的脏兮兮的心情,因为她知道,生命因奔跑而存在,因追求而更加完美。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