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深夕
       ——写给Lucy
日期:2011-09-09 作者:裴然

      想提笔写些自己心中关于她的些什么,却全然忘记了她所有的好。毕竟现实能残酷地让人心存畏惧,于是平时她的林林总总点点滴滴我都已刻意地遗落在心底深处的某—个小角落,黯然失色,顿时不屑一顾。这是在彼与此的眼里,彼此毫不在意。至少心头都存有一个久经风霜的真理:真正的情感之中并无半点利益驱使。岁月的拷打不过是小小的恐吓,它完美无瑕。
       罗嗦的呼之欲出,作为题记。

    假    如

        踏着时光机从一个莫名年代来的小女子——在时间的分秒不争而必争分秒的脚步中随着那颗毫无畏惧与总衔在脸上的一朵笑靥,这个女孩儿轻抚着真善美迅速的成熟起来,用俐齿伶牙和眉飞色舞倾吐着心里话。一个十八岁小女子在只识百态人生而非身临其境过后,爱憎分明。
        伴随着岁月的轻歌曼舞,日子的尖酸在我们的足迹中加上了一份份沉沉的重量。走过了亲人、友人与爱人拼合成的坚实脊梁骨,每一个让社会不同阶层都刮目的80年代,尤其是80后,都用自我成熟的方式在品着学校、家庭、社会的辛甘酸辣,与时间之光打磨的不折不扣。
        在这样的芳华年代,直线相交了。
       这是神明的旨意,这是生命对我们的仁慈。

        火的热烈不羁与水的灵动贴心,从时钟里走出却背道而驰的家伙们。
        四季的交替是泾渭分明的,冬的寒意刺骨警觉到提醒对方多添衣,而每天的反复,却让我们都忘记掉了秒针的声声不息。
 所以我毫不迟疑的将我们比作时钟里参差不齐的指针。尽管如此,却从不嫌弃对方的令人大跌眼镜。甚至还紧紧攥着从没受过人世艰辛的小手,随着旋律迈着步子舞着友情岁月精心设计的探戈。
       我也把我们当作那钟上永不腐朽的12个数字:围成—个圈连成一个圆,心与心相系,魂与魂牵连。爱使地球旋转,爱让我们能大胆的不顾父母之忌将身体发肤彼此靠得很近。
       滴答滴,时间在往前去。
       1、2、3、4、5、6、7……理所当然,时钟就是一个束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束缚,竟用尽一切力气将我们的青涩成熟夹杂的情感牢牢的绑在一起。
      日日欣慰,愚人发出的感叹。日日抱怨,相逢恨晚的错觉。日日祷告,我要我们在一起。

        我们是蜷伏在路边的微生物。路的缘故,让我们能借着巨大的甲壳行进过后扬起的风尘而仆仆前往,让我们在微不足道的开始中思索着所有能够如愿的伟大的行动与想像。
        她总是将自己的翅膀张扬的淋漓尽致。亦为搞风搞雨,亦为挡风挡雨。我们是庞大的,没有人能够阻挡漫无目的而初露的锋芒,也不会被任何事或情桎梏着头手脚而弄的遍体鳞伤。
       而后的幸福,没人仰望。

       绝望与希望仅一步之遥。为了明天的希望,忘了今天的痛苦。
       突兀的想起NARUTO里不断重复的那几句话——没喝三×浆,记忆欠佳,只能想到大概的意思:每个人都有一个非常珍惜的宝贵的东西或者人,并且会付出一切代价去守护他,乃至生命。
      是的,耳熟的感觉:我们都有一个呵护体,都会不惜牺牲去护卫。人在拥有与失去中反复徘徊,直至在舍与得的天桥上往下坠才猛然醒悟自我的白格子与黑匣子。于若即若离后的腾空出世和惊天地泣鬼神,得到方知幸福,失去才觉珍惜,便罢也。

小  女  子

        衔着的那朵花儿般的笑容总不会轻易凋零,总是津津有味地尝着命运给的喜与悲。
       你并非磐石,水一样的小女子——在波涛的怂恿下亦放肆的释放苦涩的心情,在我的记忆里,仿佛至此之前只目睹过一次你的泪水。虽非甘露一般,我却异常珍惜。2005年末,当整个学校沉浸在庆新年的嘈杂呼啸当中,只我俩钉在草木面前,形形色色的学友向我们挥舞着笑脸。而我静静地聆听你的低吟,只因那句:我们是孤独的,却不寂寞,因为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只因那句突然忆起的歌词:你说人,毕竟不是草木。
       心灵早已发出作答:我们找不到坚强的理由了。
       我便讲:那就别找了。

       然而这书上留不得如此伤感的字眼。所以毕了。
       只愿我们都在时钟滴答声的督促下保持原样的本色前行在路上,向着希望的远方。

 后:总把文字写得一个个光秃秃的,每字都是个体,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只是听说Lucy将要离开《原色》了,于是就要写些什么来纪念一下这个小女子与《原色》的感情。而不幸鄙人却又不在桥中就读,于是了解《原色》亦不多。犹记得Lucy给我的第一份礼物即是一本《原色》,可想而知她已把《原色》当作自己很宝贵的东西了。而我却无法用语言来记录这段感情,所以东写西写就话了这么多,实在不好意思。
虽于我无事,但在小女子与众小编的精心呵护下,《原色》亦大摇大摆地走到了今天,即便不易,却着实令人欣慰与骄傲。至少是阅过书投过稿努过力的一个不小的群体。
 在下不才,连篇的废话。只为Lucy与《原色》的惜别依依以及愿其成为万众瞩目的众矢之的。

Arigato
 裴然(五通人,现就读于绵阳南山中学)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