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
       
日期:2011-09-08 作者:罗元元

        日子,是一本难以忘却的旧日历,总是让人把它翻得很旧,在不经意间被扔掉了。沉重的,让人背负不起。有时,日子会睁大眼睛,从我记忆的沉淀里游出来,是一尾永远摆动着思想的鱼,思绪飘摇的半山坡的草,是一张网状的树栏,任历史,自由抉择。
       我是小人物,我没有资格谈经历,并且像倪萍的《日子》那样娓娓道出生活的韵味和真谛,我所拥有的日子只不过是个还算温馨的家,有着三二个能侃的朋友,再走条早以拟定小学、高中、大学,好工作好住房的路,还有家里养的不让进屋的狗和那只爱往外跑的猫。
       照样是漫不经心的生活但还不敢说是浑浑噩噩打发日子,我懂得努力——这话不违心,念高中都一年多了,只觉得自己是只喝了倒在杯中已多日的甜葡萄酒的猫,有点被放在解剖台的青蛙的感觉。我在学校里静静等待花开的声音——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模样,虽然不知道未来的模样。
       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秋天,天空高而蓝,云彩一丝一丝的。空气中有一种干净的水汽,这和这里大多数的秋日没有什么两样,我就在这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天天中接受获得和失去。日子真的很磨练人,我所庆幸“高中”这在友人的眼中如地狱般的日子,虽然磨去了我许多棱棱角角,但还保留着一份依然自我的灵性。
      曾经看过许多校园作品不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豪气,就是埋怨“黎明到来前酝酿的是一片谁也无法忍受的黑暗”,我不喜欢抱怨,不仅仅因为信奉“岁月永远流逝,信念永远不变,希望永远留存。”其实,每次看到出考场的脸,一张张在眼前漠然掠过,苍白的像张纸,我都会一阵心悸,每次考完都像脱了层皮,不过,这人就像蛾子脱了皮就长大了。长大就一切都好了,无论蛾子还是人,世上的生灵大都如此。
       回看校园中的女孩,若非与时尚相通,将自己陷入纷纷潮流的漩涡。好像一如会行走的化学方程式,行色匆匆——很难有安闲的时光和心情。于是怀旧,成了一种很优雅雍荣的情愫。我不青睐怀旧的日子。人的确会将他最心爱的东西当成生命的一部分,而倘若失去,才知它原来并不如想象的那么重要,因为在失去的日子里,生命的那一部份早已长好。
        我喜欢干净的日子,干干净净做事,干干净净做人。我不苛求什么,在这世上,只要大多数人容纳你,小部份善待你,还有几个关心你,真爱你也就是幸福的人生。倘若做人做到“圆滑”一生,“虚伪是真,四面奉承,八面讨好”这一步,也就无平静和快乐可言。
        不管是怎样的日子,不管是不是主动选择的日子,只要在生命中留下痕迹,想起来总会夹杂一种温情,毕竟,这是自己走过来的,一大群人走过来的。
        我知道,日子要过,路还长。

 

编辑感悟:
       聪明的人,不太多的停留在昨天,也不太多地幻想明天,而是把握住现在。感叹也罢,惋惜也罢,回忆也罢,日子总是要过的。时间不因为回忆而增加它的长度,时间也不因为人的幻想而增加它的厚度。菀云说,对于过去,不要太多的回忆,回忆会带来伤感,会消磨人的意志。谁都知道,年轻人想未来,老年人想过去,喜欢回忆是衰老的表现。
 最重要的还是把握今天,就像作者的话——“日子要过,路还长。”
 这,也是我们这一期《原色》想要表达的主题——我们正年轻,我们在路上!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