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三女生烦恼
       
日期:2011-11-03 作者:

一个高三女生烦恼
张素群
咨询员
张素群
咨询日期
2009年12月
咨询次数
3
来访学生
张某某
性别
年龄
18
班级
高2010级一层次班
咨询记录:
1:50,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来,一个女生轻松微笑着告辞了。还没等她从视野里消失,又一个女孩子径直向我走来,没有丝毫的犹疑。“我和她是同学,也是某某老师班的。”她大方的自我介绍。到心理咨询室找心理老师有明显的同伴效应,一段时间里先后来的多是一个班的或一个年级的这种情况并不少,但这样的坦白并不多见,接下来的交谈形式及内容也异于普通个案。
主诉:
第一次:
首先谈到和家庭成员的关系:爸爸妈妈常年在浙江打工,还有一个在本校读高二、成绩居年级20多名的弟弟,颇为弟弟自豪 。妈妈更喜欢弟弟,但毕竟农村妇女,可以理解。且除了妈妈,奶奶、大伯等对自己极好。
其次,本人初中成绩拔尖,初三转到浙江读书,考上当地重点中学,担任班级班长,学校有外教,高二转回来后英语学习有很大优势。数学、物理等学科较弱,但凭着不服输的劲头,硬是选择了理科。理科就得多做题,把英语课堂时间都用在了这些科目上。期末只有90多名。于是第二学期转入了文科班。现英语经常考年级第一,数学进步大,只是地理、政治稍显吃力,总体已能考到文科前十来名。父母已下死令:非重本不读。学习时间太紧了,要是一天有36个小时多好。
第三:现在社会竞争激烈,不仅平时注意和老师、同学的交往,而且和已经考上大学的一些高年级校友也有交往,了解了一些大学生活情况。
 
诊断及处理措施:
该女生身着兰色防寒服,面色红润。讲述语言简洁,条理清晰。给人留下处世干练得体、自信自强、有良好心理调节能力的强烈印象。我成为典型的倾述对象,除了注意保证英语优势、地理学习多利用地图、注意休息的建议外,更多的是由衷的、高度的肯定和赞许。这重类型的学生的来访往往是出于对心理咨询的好奇,或是希望多一种自我肯定的渠道。几乎没有“回头率”。
第二次
 
第二周,同样的时间(体育课)这个女孩子又出现了。“老师,我想查找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资料。”这是时事热点,个别学生会选择到这里查看。我把相关的网页打开,让她自己查看。“老师,你来陪我看嘛”!不到两分钟,她便邀请我坐到了一起。网页定住,话题直指学习。市一调前,她已经做完了数学、英语学科近几年模拟试题精选集,但测试结果却没有明显进步,考重本没有把握。以后要把书本放在第一位。每次考试要不断提升,最后达到语文125,英语135,数学140,地理再不济也要达到70。看到她坚定的眼神,此时,她一定希望得到肯定和鼓励,可我怎么能够满足她的心愿呢?“你准备学什么专业?“不清楚。不过,我会上网查查。要不,现在就来看看?”
 
 
诊断及处理措施:
 
据长江商报1月15日报道:近日,麦可思研究院发布新一期的大陆高考生与家长月度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目前有71%的高考考生认为自己能够就读一本院校,与之对应,希望孩子能够考上一类大学的考生家长达到79%,仅有2%的考生将目标定在就读高职高专院校上。看到这组数据,我所产生的第一感觉是,考生对自己的定位和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实在离谱,严重脱离现实。 从全国范围看,依据2009年高考报名数(1020万)与录取数(629万),高考总体录取率62%,也就是说,所有考生中,能上大学的只有60%左右。再看各地的具体数据,河南省的总体录取率为56%,而一本录取率仅3.7%;山东省总体录取率74%,本科录取率则为32.29% ,一本率为11.44%;江苏省总体录取率70.6%,一本率只有8.2%,在全国所有地区中,一本率最低的只有不到4%,最高的不超过25%,大多地区的一本率在10%左右。四川也就差不多平均水平。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有71%的考生认为自己可以考上一本,如果不是调查的样本有问题,那必然是考生的定位出了严重问题。她不仅把目标死盯一本,而且细化到了高考各个学科分数。加起来,恐怕能超北大录取线了。这除了家长的影响,更多的是缺乏生涯规划知识:不说每个人需有自己的个性目标,目标必须与实力相匹配,这是最基本的规划原则。我们的学生几乎从未接受过职业生涯规划的教育,获知的相关信息也十分有限,在咨询中,我经常遇到的一个现象是,很多学生,包括相当部分高三学生根本不知道高考填报志愿的基本知识,也说不清自己究竟对哪所大学哪个专业感兴趣。高2011级一号选手难得的希望考华西医大硕博连读,却也不知道华西医大早已并入川大,其医学专业设置及重点专业情况。
 这一次,课本和资料的关系,在她已经自己摸索出了正确的结论的情况下,只需以肯定的形式进行强化。重点对她进行了专业倾向测试,提出了专业填报方向及分层次填报的建议。
 
 第三次:
 
刚到12:30,她便走了进来。“要查资料吗?”“不。老师,你陪我坐坐吧。”第一次,我们对应坐在了成90度角摆放的沙发上。她脸上的光彩较之第一次见面相去甚远:神色暗淡,眼晕发青。这一次,她的话题再次集中在了与母亲和弟弟关系上。近期,母亲归来,专门在学校附近租了房,照顾两姐弟生活起居。她与母亲之间,却始终存在隔阂。尤其是某晚,居然听到母亲对弟弟言称:和女儿关系不好,将来是不能指望了。自己的一切希望都在弟弟身上。希望弟弟努力学习。弟弟上大学的钱家里已经积存好了。昨天,肚子很疼,请假回去,述之母亲,母亲不理不睬,过了好久,才给自己5元,让自己买药去。忆及种种不公平:弟弟零花钱一拿就是几十,自己早晚餐一共才6元;弟弟成绩不断下降,还无论如何要上大学;自己只有考上重本才能读,还得贷款。就是在家做作业晚了,母亲也要说“不是浪费电吗?!”得到的不是鼓励,而是拖后腿。似乎自己考不上大学更好。希望母亲快点儿离开自己身边;弟弟成绩下降,就是被母亲惯坏了,活该。
诊断及处理措施:
她眼下是典型的挫折之后的应激反应,是本能的自我防御意识、抗拒心理占据了主导地位而产生的行为,需要在充分的宣泄的前提下,进行适当的合理疏导。
首先,我从两个问题切入:1、“爸爸的意思是不是和妈妈的一样?”;2、“你认为这是观念问题还是经济承受能力问题?”。她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印证了推断:母亲在家庭中处于强势地位,父亲没有发言权。母亲的个性对子女尤其对女儿更有影响力。母女都强势的个性使得两者更容易发生矛盾冲突。尽管她很确定地回答母亲重男轻女的选择是“纯粹是观念问题”,但从接女儿到浙江读书,从父亲一直在外打工,从母亲在女儿高三关键时期归来,租房照顾姐弟生活等等,不难看出,作为一个农村妇女,这样的母亲那怕她真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其行为已经值得尊敬。
其次,“有没有和母亲发生直接的冲突?为什么?”毫不吝啬地赞扬她的冷静和克制,增强其自我认同度。并引导她回顾第一次咨询时对母亲和弟弟的看法,对比感受自己的情绪起伏及态度变化。指出其今天对母亲的怨怼是在情绪低潮期引发的一种极端感受。进而引导反思:作为成年人、作为一名优秀的高三学生,作为家庭的长女,自己对父母、弟弟是否已具有一定的反作用力?如何逐渐变被动为主动?各种情感,包括家庭亲情,也需要经营。让她意识到有必要约束自己的负面情绪,多和家人沟通。
再次,介绍国家相关助学贷款政策,消除其后顾之忧。
 
后记:
 一调期间,她又来了两次。有次还带来了个朋友,都带着书本,知道我在监考,就在办公室埋头做起了作业。偶尔相视,笑容甜美如初。
 
心理咨询个案记录2009年下期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