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日期:2014-04-16 作者:

无题

冯木贵

 

    大学毕业转眼8年有余,偶尔回首,不免有些许唏嘘感叹:或喜悦、或感伤、或哀叹。可不知怎的,很多时候话到嘴边却往往无从说起。

    按理,教育、教学故事应该很多,可不知为何每当想写点什么的时候却都是一些细碎的只言片语。不管怎样,毕竟是真实且有感而发,还是将它写下来吧。

【场景回放】

   考室内:监考老师向考生宣读考试纪律(教室内,班主任强调考试纪律;从小学到高中,他们没有考过试?)。考试过程中:个别考生小动作不断,东张西望;个别考生一直趴着——这是在挑战监考老师的接受和忍耐能力?考试时间不到一半,考室外已经有考生交卷了,考室内考生要交卷。生:老师可以交卷不?师:时间不大,到了我会通知你们的。生:为什么他们就可以交卷呢?师:不行,时间还不到,按照规定最多提前30分钟交卷,我给你们说了要求的啊,我再给你看文字规定吧。生:听了,看了,接受了。(明显感觉不是特别愿意。为什么之前都可以,你来监考就不行呢?【场景转换】:校门外102公交车站台,一群学生。我走过,一句话飘进耳朵“我XXX,冯木贵监考我们,简直…….”我回头,声音是一个男生发出的,仔细回想了刚才那句话也没有对我进行多大的谩骂,我回首继续向校门走去。)考室外考生多了起来,不免有些考生来到考室外,晃了一眼,看见我,走了。考生越来越多,考室外越来越嘈杂,不免出去干涉纪律。考室外的考生讨论开了,有讨论考试的,有讨论自己的“收获”的。有的人兴高采烈、有的消沉低落。有这么一段精彩的对话:甲:怎的没有?乙:一脸阴沉,我。。太严了。遭惨了。考生人群中,不时显露手机的身影,一晃就离开视线。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考室内不是有信号屏蔽器吗?考试结束:佑君广场考生聚集在一起,有热烈讨论的,有哀叹的。不时有个别学生把手机摸了出来。

【场景转换】学生向老师、班主任抱怨考试不公平:或当面、或书面。【场景转换】考室内,考试前。我:同学们,考试前我想讲几句话:一,考试是检验我们一段时间的学习成果,同时也是对我们诚信的检阅。二,大家来到桥中已经一段时间,也经过了2次考试了,结合这几次考试我来谈谈我个人的一些想法。我厌恶作弊的我也不会给这些孩子创造机会,同时我也厌恶那些考试期间不举报作弊的,考试后抱怨的。我最厌恶的是有这样的风气:不以学习努力为荣,却以考试作弊得逞为荣。考试结束后,见面的话不是关于这道题怎么做却是你抄了好多,我抄了好多。同时我也能感受到你们讨厌我甚至敌视我,不存在我就这样的,我不会因为你们而改变什么,因为你们的某些行为是错误的。同时我想对你们有的同学说:我们每个人都期望有正能量,但是我们不能简单的寄希望与别人。我们都应该具备正能量,试想如果我们都是正能量,那么周围的环境不就是正能量了吧。所以,同学们一起努力吧,我们都可以是正能量的。

反思:

写的东西很琐碎,只反映了一些个体,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在谈谈自己的想法。有这么一句话:“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可是关于考试纪律我想从小学到高中,老师应该讲了很多次了吧,可为什么就还不是不遵守呢?难道是我们当老师的没有讲?关于作弊,我在想如果没有成绩相对比较好的传递答案,这个作弊有必要嘛?也许自己做的成绩都要好些,可为什么部分学生就寄希望与此呢?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难道就只是简单的传递所谓的知识?孩子们的道德修养?人格培养呢?如果我是一名工人,我严格执行相关操作规定我相信我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工人。可我是一位教师,我却不能让我的每个学生都能学有所成,这是我能力问题还是态度问题还是他们的问题?每个问题都是一些长久的困惑,不想则以,一想头晕。在教师这条路上,我已经走着了,而且还将走下去,不知能想明白它们呢?还是解决呢?走着吧,也许时间才是答案。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