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幻境的孩子,快回来吧!
       
日期:2011-11-03 作者:

进入幻境的孩子,快回来吧!
陈贵
 
这学期期末,我有点高兴,因为我带的高2010级10班学生在这学期以来进步很大,与上期末相比,上线人数逐渐增多,三本以上人数从刚开始的11人,逐步达到13人、16人、20人,并且在最近的三次考试中都有一名一本,这也是普通班中的唯一1名。最令我兴奋的是在最后一次月考中,竟然有7名学生进入年级前100名。正在我有点得意之时,晚上的一个电话让我如入冰窖。
“陈老师,彭旭他们准备今晚去上网,马上就要出发了。”这是我的一名学生的来电,这个电话让我第一反应是愤怒,还有两天就是期末考试了,这群迷恋网络游戏的家伙,真是迷进去了!但是我迅速冷静下来,这种事情不是简单一两句说教就能解决问题的。好吧,今天就先看你们表演吧,明天再说。我说:“他们准备上到几点钟?”线人道:“可能晚上一两点钟。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啊。”我说:“好的,谢谢你帮助同学改正错误!你好好复习哦。”此时,我心中一亮,已经有了主意。
第二天早自习,果然有四个同学迟到了,而且这四个同学正是平时爱玩网络游戏的同学。我先让他们进教室,然后叫道:“彭旭,你到办公室来!”在办公室,我问:“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他说“晓得,就是我迟到了!”“为什么迟到?”“昨天晚上和朋友一起出去吃了点东西,回来就迟了。”我说“这可能是事实的一部分,你们在外面还耍了什么?”他答:“没有啥子”我说:“彭旭,看来你没有对我说实话,我告诉你,一个人最宝贵的品质就是诚实,能力高低反而是次要的。谎言会让人对你失去信任,能力再高也没有用。我曾经对你的诚实十分欣赏,记得上期开学时你交学杂费时我多给了你90元,当时人很多,我没注意,你下去之后发现了,又跑上讲台退给我,我当时就很喜欢你的诚实。”说完之后我就盯着他看。他惭愧地说:“我昨天晚上去上网了。”我问:“在哪个网吧?”他说“探索者”,我继续问“和哪些同学一起?”他沉默了。我知道他重义气,是不会供出其他同学的,就说:“好吧,我自己来调查,你先站到那边去。”
接下来,我又叫上王勇,我问:“昨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他一口咬定没有去上网,是因为看书迟了,所以才来迟到的。我叫他站到一边。看来我得改变一下问话的方式了。
我叫来黄茂根,在路上边走边问:“你昨天晚上咋个要去上网呢?”我也来了个一口咬定。他盯了我一眼,说“昨天我爸妈不在。”我说:“还有两天就考试了呀,你太贪玩了!”一两句话的功夫就到了办公室,我继续问:“你玩的什么游戏?”他说:“梦幻西游”我知道这是个角色扮演类游戏,现在的中小学生很喜欢的一个游戏。在虚幻的时空中修炼探宝,对学生的身心影响很大。我说:“你认为在游戏中修炼会有什么好处?值得拿你宝贵的高中阶段时间去玩吗?”他笑了笑,“不值得,只是为了放松一下。”我说“玩到两点钟能放松吗?”他答不上了。我说,以后怎么办?他说不上了。我说:“我看这样吧,把你的游戏帐号和密码告诉我,我监督你,只要你的游戏经验值增加了,我就知道你上了网,到时你就惨了,呵呵……”他很听话,就照办了。我又问了问他其他同学上网的情况,他说他在腾龙网吧,与其他同学不在一起。我就亲自陪他回教室,并对全班同学说,黄茂根同学很诚实,让他回座位,立即叫上苏志敏和我一起到办公室。
在教室外我问到,昨晚你和王勇什么时间回的家,他以为我全知道了,就说:“我们玩到两点过,然后一起走的。”在办公室我又根据他的情况教育了他一番,问了问他们各玩的什么游戏,他都一一交代,最后,我把他们三人(彭旭、王勇、苏)一起训话,要求他们把游戏帐号和密码留下,苏志敏和彭旭照办了。可是王勇不肯,我让他先在外面等一下,他却开溜了,课也不上了,中午我找学生去找他,在校外租房处已找不到他了。
下午也没来上课。我立即通知他的家长,告诉他们事情经过。他家较远,第二天早上他母亲才来,但王勇说不想读书了!
网游沉迷带来的社会问题不容忽视。一些青少年的家长痛心地目睹了自己的孩子逐步脱离正常的人生轨道,荒废了学业,有的甚至走上不归路。如果说因网游而影响学业还不算什么严重情况,那么因受部分格调低级的暴力网游影响,而诱发青少年暴力犯罪事件,则必须引起整个社会的关注。在游戏世界里,几乎所有的问题都可以用武力解决。当青少年习惯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之后,如果他们在现实社会中遇到冲突,便会采用这种最熟悉的方式来解决。在他们看来,这和在游戏里重复过无数次的行为没有太大不同。2005年,一名少年偷车贼在抢夺了一名警察的枪后,接连3枪,击中3名警察的头部,将他们杀害。在被捕后,这名少年说:“人生就像是一场游戏,你随时都可能死。”随后,两名受害人的家属起诉《侠盗车手》游戏,认为其“训练并推动”了犯罪。
上海市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表示:青少年善于学习和模仿,但识别能力和自控能力较差,容易受到各方面事物的影响。带有暴力、色情等内容的网络游戏,对青少年健康思想观念的形成无疑有着严重的危害。青少年沉迷于此类游戏中,容易在他们正在形成的性格中增加暴力倾向,也容易导致各种犯罪行为或自杀等悲剧
面对不良网络游戏产生的社会问题,很多国家的政府部门不得不出台一些相应措施整治市场。今年8月,美国加州众议院执行议长余胤良提出了电子游戏法案,要求电子游戏必须标明分级,同时对分级系统给予说明,以提供家长所应获得的信息。另外,在处理网络游戏的暴力影响方面,韩国开展了针对玩游戏上瘾等社会问题的咨询和治疗工作的中长期计划,督促各游戏厂商实行行业自律。
在国内,社会和政府都在采取积极的措施,克服和解决这一问题。去年7月,新闻出版总署多次建议网络游戏企业采取技术手段解决这个问题,许多企业也在自己的游戏里采用了一些防沉迷措施,但是由于游戏设计上的障碍,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也有其他一些戒除网瘾的方法进行了一定的尝试。先是在宁波,后又在北京,某些医院开设了通过药物治疗戒网瘾的专科门诊。但本报记者在曾经做过的探访和报道中,发现光靠药物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另外也有一些采用心理疗法的,比如华中师大客座教授陶宏开等专家在各地开展的“挽救上网成瘾者”行动,湖南开设的戒除网瘾志愿者工作室等,但效果都不明显。
北京师范大学沈绮云教授介绍,青少年由于自控能力差,在网游成瘾现象中受到的影响最严重,网游成瘾的比例也相对最高。要想让网游玩家戒除网隐,只有让他们自觉接受、自觉行动,才能真正有效果。在美国,主要采用的是心理治疗法,一般每100多个人就会有一个心理医生。但是在中国,现有的具备相关资格的心理咨询师只有3000人左右,而实际需要的数量是150万人。等着我们的心理医生成长是不可能的,等着相关法律的成熟也来不及,这需要方方面面的齐心努力和连动合作。目前,相关法制不健全,治疗环境也跟不上,一切都是处在探索的阶段。现在,虽然有一些专家在利用心理医学帮助网游成瘾者脱瘾,教育界也在做相关课题,但仅仅靠产业界的力量是难以完全解决问题的,必须从国家和政府的角度下大力气才行。
王勇父母劝说无效,而王勇也不肯来见我,也许是因为骗了我而不好意思吧,这令我很烦恼,游戏这东西真害人啊,我不禁从心里呼唤:“进入幻境的孩子,你快回来吧!回到现实中来,这儿有关心你的父母、老师、同学!”
CopyRight ©2002-2013 乐山市五通桥中学 蜀ICP备05006523号 LS85435826 乐山网警